黑色喵喵喵喵

總有一天我們會相見

【蔺苏】邻居 番外

夜黑风高的凌晨,静默渲染了夜空。

无月无尘,无星无梦,仿佛一个空虚的心房。

蔺晨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个侧转难眠的夜晚了。

他眯着眼,伸出手在宽大的床摸索那一团毛茸茸的小东西。

“飞流?”


当一个人熟悉过入睡前的枕畔相伴,拥抱过令人心安的体温,以及轻柔芳香沐浴乳的味道,已经很难再回到去一无所有的时候了。

曾经的习惯,也改不掉了。


“飞流?!”蔺晨从床上弹起来,看清楚那空无一物的床褥。

飞流年纪不小了,不再像以前那么爱玩乱跑。


也许经历过第一次的创伤,在发生第二次的时候就会习惯了。


翻查过房间每一个角落,客厅厨房甚至厕所的高低处...

2017-07-09

【蔺苏】邻居

我住在一个较偏僻的小镇里,经营着父亲遗留下来的茶馆。住在小镇里的人不多,许多年轻人都到城市打拼,剩下的都是老人和小孩。听说以前这镇子非常热闹,并且还出过许多优秀的军人。可是后来不知发生过什么事导致这镇子越来越少人,曾经的辉煌也不过眼云烟。


自从好几年前我隔壁的邻居搬走后,屋子便一直空着就再也没有人搬进去了,一直到最近才有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搬了进去。我只知道对方姓蔺,大约三十多岁,在屋子打扫干净后我见他也只简单的搬了一些普通家具便住进去了。

蔺先生也经常到我的茶馆来喝茶,他鲜少和街坊聊天,每次来他也只喝武夷茶,然后就对着外面发呆。偶尔也见会有几个人来找他,也只有那时候蔺先生看起很比较有鲜...

2017-07-09

【蔺苏】短篇

都是为了不饿死自己的小短篇

题目是姬友出的

写不出古风只好写现代au了

第一次为蔺苏tag做出贡献 ((笔芯


断袖

有一次雨季风大,被晾在外面的衣服多数都被吹走了。衣服被找回来的时候已经脏兮兮了,其中一件蔺晨的衣服的袖子也被树枝划破了。

梅长苏想把它扔了,蔺晨却要了回来不知哪去干嘛。

第二天俩人准备出门的时候,蔺晨就穿着那件衣服,不过袖子被剪掉了。

“你这是干什么。”梅长苏知道他在干什么,但嘴上还是笑着问。

“断袖呗。”蔺晨也跟着笑起来。

“你大爷的,去把外套穿上,这天气你这样穿出门冻死你。”

“好嘞。”


奶茶

「长苏啊,你别成天喝茶了,茶解...

2017-07-06

【瓶邪】只有你

依然是旧文
也不知道是几时写的
看看就好

*

「小哥,你都回来那么多天了,我们去西湖散步好不好?」

坐在椅子上的张起灵抬头淡淡看了对方一眼,然后继续闭目养神。

「这时间点也不会有客人上门了,让王盟看店就好,我又不是请他来打游戏的。」

张起灵还是不说话。

「小哥,你别闷不吭声啊。」

「小哥…」

不等对方说完,张起灵便站了起来,也不看他一眼地往楼上走去。

四周只剩一片死寂。

对于张起灵的反应他卻一点也不惊讶,也没有追上去的打算。已经那么多天,继续留在这里也都没有意义了。

他走出吴山居瞄了店铺楼上一眼,自嘲地笑了一下。「哪可能瞒得过他。」

有个女人迎面而来,也学他瞄了一眼楼上,不...

2017-03-10
1 / 2

© 黑色喵喵喵喵 | Powered by LOFTER